登 山
作者: 陈玲   发布时间: 2013-07-08 16:36:00

   为了能欣赏到美丽的日出,在凌晨三点时痛苦地摆脱温暖的床铺,裹上略显单薄的外套,开始做好登山的准备。户外有着秋夜特有的冰凉气息,风起时总会不自觉缩缩脖子。经过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连续的发夹弯很是考验司机的技术。

天色依然还是黯得深沉,在清浅的月光下,更显静谧。仅有月光是不够的,行人的手电筒照出一束束柔和的光芒,默默地点亮了曲折的前路。依山而建的石阶比普通的阶梯陡一些,脚踩上去偶尔脚后跟会踩虚,登山手杖就派上了用场。爬了不到十分钟,已经开始不停喘气,不得不暂时休息一下为后面的路程保留体力。好不容易调整好气息,重新启程,就被新一轮的阶梯打败。不断地攀爬、歇气,每轮的时间都在缩短。恨不能四肢并用外加手杖,连瓶水都是负累。道旁歇息的人也越来越多,累得厉害了,就直接坐在石阶的两侧,气喘吁吁。整个过程像噩梦追赶般痛苦,又疲惫又焦急。按这个速度下去,估计天都亮了人还在半山腰,还看什么日出,早该坐缆车上山的。心情像这天色般暗沉,失去了前行的动力,若要放弃又无法甘心。

就在我不记得是第几次坐在阶梯上休息时,下方来了一位挑夫,一根扁担,两个很大的篓子,包得严实,不知是什么。不过我猜想应该是食物和水之类的,毕竟山上这类东西是最缺的。在我还在思考他的篓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好吃的的时候,他对我后边不远处的一位游客说:“麻烦您把手电筒关掉可以吗?有光亮感觉前面的路更黑了,关掉了还勉强能看得见一点。”我侧身去看,那位游客和我一样,也坐在石阶上休息,只不过他的手电依然亮着,对着下方的山路。我想这大概和现在给我一块饼干是一样的,一块饼干无法填饱我的肚子,只会比没吃更饿,不吃的话我还可以再撑一会儿。我被这个饼干的联想干扰到了,肚子真的开始叫嚣起来。山间凉飕飕的风一吹,真是欲哭无泪啊。

再往上走,道旁休息处不时可见被游人丢弃的瓶装水,甚至还有一罐啤酒。我也忍不住把整瓶水喝下肚子——终于不用腾出手来拎水了。省力又止饿,太明智了。事实上摆脱了一瓶水的我并没有变得更轻松,山路依然给我强烈的压迫感,胃被冷水刺激得难受,看不到终点的前行磨光了出游的喜悦。这时,我遇上了一直以来第一位下山的游客,而此时仅仅四点多一点。他看起来真轻松……我是说心情上的轻松。大家都知道,下山时的辛苦并不亚于上山时,何况他还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貌似还有一个折叠帐篷。可是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神采飞扬,一路走下来一路说笑:“都说是上山气喘下山腿软,真是没错。”

这话就像一句魔咒,一下子打破了周围紧紧缠绕的压抑气氛,让人忍俊不禁。大家都被他的语气神态所打动,似乎无形中又有了动力,无法不对前方产生新的期待。一路攀爬所带来的疲惫和烦躁都随风飘远,变得可以忍受。

月亮逐渐淹没在云层之后,天一点一点地亮起来,光线已经足够看清脚下的路。四周摇曳的林木枝蔓愈发清晰,山风也愈发张扬。终于在半山腰处遇到第一个可以吃早餐的地方,一碗暖暖的方便面加一颗卤蛋,胜过世间无数美味佳肴,让我无限满足。三四个游客被头顶处的异石吸引,纷纷在微弱的光影里拍照留念。我端着泡面,来到侧边的栏杆处,隐约能从树梢枝叶的空隙里窥见山的那一面朝霞层层印染的瑰丽景象,时间像被冻结,止在这一刻。这并不是最佳的观景点,也许我在某天清晨的上班途中也会无意间看见类似的景色,甚至更美丽。但却无法像现在这样深深地吸引我全部的目光。雾色轻朦,霞光透过云朵变成深深浅浅的暖,舒缓地漫过山顶。

我一下子产生要立刻马上出发的冲动,我不能错过这样的风景,肢体的酸软也不能阻挡我的步伐。心境被自然的力量影响,不由自主变得开阔。

后来的行程很充实,兴致高昂,一直到下山我都十分有动力,仿佛上山时那个快要断气的模样从未出现,只是一场幻觉而已。

至始至终,我也没有欣赏到日出的全貌,可我也没有错过沿途的每一处的美丽景致,很圆满、很知足。

   


编辑:何雷
文章出处:

整站检索
 

Copyrights © 2012-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地址:黄石市黄石港区湖滨大道83号 邮编:435002 鄂ICP备120101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