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在《春天里》
作者: 刘锦源   发布时间: 2013-07-08 16:44:00

谨以此文,献给热爱生命,从未放弃过对梦想的执着对未来的追求的人们!

——题记

春带着暖阳,花香,鸟啼踱步而来。

青青的麦苗,一如她空灵的手指,弹拨着我的目光,弹拨出动人的旋律;葱葱的野草,一如她缠绵的情丝,抚摸着我的微笑,抚摸出美妙的爱恋;碧碧的田野,一如她宽广的胸怀,拥抱着阳光绿叶,拥抱着流水白云,也拥抱着拔节的爱情,生长的希望。

以老农一样勤劳质朴的方式,以犁铧一样开垦未来的方式,以种子一样期待丰收的方式……诉说着蓬勃生长的希望,也孕育着秋色遍野的辉煌。于是,在我心灵的原野上,就有了成串的鸟鸣,飞翔或是栖落;就有了含苞的麦穗,摇曳或是成熟。心和田野的距离或是交融,就成了无言的美丽,就成了我稿纸那垄沟里的风景,山坡上的青春,河流上的帆影。

这就是故乡春天里的素描。

一年四季,除了不怎么喜欢夏天突风突雨的暴躁性情之外,秋天淡淡忧郁的萧瑟,冬时浅浅静寂的素白,都是喜欢的,但对于春的渴盼和爱慕,这些欢喜还怕都是稍逊一筹。

春天,是一首浪漫的诗行滑过心的涟漪,是一幅自然调配七色的浑然天成之作,是一支彰显生命激情律动的桑巴舞。我们可能只在惊呼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技法,而忽略了上天赋予春的“生命不息,蓬勃向上”的灵魂启迪。对于春天的喜爱,也许源自于对生命的领悟和感知吧。

突然,不禁想起了两个农民工组合叫“旭日阳刚”,在兔年的春晚上,凭着一首《春天里》唱红大江南北。也许,在他们走上春晚的舞台之前,并没有太多人知晓他们来自何处,从事什么职业。你对他们的认可与欣赏,可能只是那曲唤得起你共鸣的歌唱。

旭日阳刚,两个苦苦挣扎在城市边缘的建筑工人,睡过天桥,地铁,当过建筑工地的搬运工。虽然,两腮的胡须早已写尽了人世的沧桑;虽然,苦涩的泪水早已溢满双眸,但他们从未放弃过对梦想未来的执着追求。他们用歌声化解生活中万千磨难,微笑面对每一个日暮与晨昏。

当他们再次把自己不屈的生命吟唱,演绎在亿万人面前时,获得的不仅是经久不息的掌声,此刻,他们迎来的是属于自己生命里真正的春天。

此时,耳边又一次响起:还记得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有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可当初我是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让泪水一如雨下。

是啊,人生应该是酿一壶美酒,和续接着的曲水流觞,只要愿意面对落崖惊风,便可以认领天下。

多少年前的春天里,我还留着短发,为了梦中的大学,勤奋地开着夜车。

多少年前的春天里,我还奔跑在春天的大地上,做着扮一家家的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多少年前的春天里,我郑重地按下了红红的指印,许下了相携百年的承诺。

一路的旅人,来了,走了;散了,聚了。曾经的过往,随风而逝,一如这春光,来得美,走得快。

一恍多少年?回首往昔,不胜嘘唏之叹!

多少年后的春天里,春风依然烂漫温馨,春雨依旧沾花欲湿。

   


编辑:
文章出处:

整站检索
 

Copyrights © 2012-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地址:黄石市黄石港区湖滨大道83号 邮编:435002 鄂ICP备120101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