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道
作者: 陈玲   发布时间: 2013-07-08 16:30:00

   幼时初学下棋,最爱听的便是那一句“将军”,木质的棋子敲在棋盘上,发出低沉厚重的音节,大人们脸上或喜或怒,似悔似叹的神情,总让人觉得稀奇。所以沉醉在这样的棋局里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最初的棋伴是表哥,虽然同时学下象棋,但开始时我几乎未在他手中占过上风,这让我一度很是沮丧。他的棋风比较犀利激进,从第一步开始就横冲直撞,并以吃子为乐,最爱看的便是我只剩下光杆司令的棋局,让我无还手之力。可以想象,那段日子,有多么憋屈。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很有耐心,特别是对感兴趣的东西。经过反复思索,终于得出了结论——善用手中的棋子。而对当时的我而言,“”无疑是最好用的棋子,另外,屡次的失败让我开始模仿表哥的棋路,一反之前一味防守的做法,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套路,不惜两败俱伤。往往下至中途,双方棋子都所剩不多,孤军作战更是常见。每当出现互相不能奈何对方的和棋,都会让人恨的牙痒痒的。

后来的日子里,我寻找更多的对手,不断的切磋练手,给了我尝试更多棋路的机会,所倚重的棋子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从到炮到马到卒,我开始真正认识到棋盘上每一颗棋子的力量,甚至梦里也是棋局步法战火满天飞,经常被那一声魔咒似的“将军”惊醒。

是棋盘里名副其实的勇士,像开疆辟土征战四方的将军,大开大阖,勇猛无敌;炮是唐门的独门暗器,似身手绝佳诡异奇狡的刺客,攻其不备,出其不意;马是轻盈优雅的舞者,八面逢源步伐莫测,当人沉醉在其舞步中之时给你温柔一刀;相是安邦定国的宰相,文武相和,威震外邦;士是拱卫京畿的禁卫军,虽不能擅离营地,却也可以防范敌人的近身攻击;卒是没有退路的将士,手无寸铁却前行无悔,过界亦可横行;将被认为是最致命的弱点,虽不可出界,巧用却堪比马。

渐渐得出一个规律,当我最爱某个棋子时,它总是最早牺牲的那一个。你所擅用喜欢的棋子,也需拥有相应的保护它的能力。我珍惜每一颗棋子,却也必须在关键时刻舍弃我所珍惜的。

单独的棋子所能发挥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整体的配合的效果不是单纯的叠加那么简单。任意两三个棋子组合起来也能设置成一个绝杀的战场。比如说双車、双马、双炮、車炮、車马、車卒、炮马、炮卒、马卒甚至是将。没有完美的防守,也没有必死的绝杀,整局棋在攻守间权衡博弈。一两颗棋子的死活有时决定成败,有时无足轻重。棋子间的相互守卫,相互制衡,听起来再复杂,也比不过耐心下完整盘棋的体会多。

每次当我棋艺有所进步,能够战胜以前认为不可超越的对手之时,总会出现更强的对手将我击败,我无畏这样的挑战,虽仍为胜利而期待雀跃,为失败而懊悔叹息。得与失,胜与败,未尝有那么重要。争胜之心无可厚非,而重要的是,在这弥漫着无声硝烟和杀戮的战场上,保持一颗平和的心,细细品味棋局里如同一杯清茶般由浓转淡的滋味,为自己或对手偶现的妙招而喝彩,为那一声将军或皱眉或展颜,这便是最闲适的人生棋局了。

   


编辑:何雷
文章出处:

整站检索
 

Copyrights © 2012-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黄石港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地址:黄石市黄石港区湖滨大道83号 邮编:435002 鄂ICP备12010191号-1